经典案例

汇都律师提供法律顾问律师和在线律师咨询,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专业北京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与9个国家130多家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作关系,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前十,十佳顾问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律师全称北京汇都律师事务所

首页>>经典案例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9-11-21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事务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华士中,男,1977年11月15日出生,出生地安徽省,汉族,小学文化,公司职员,住安徽省阜南县。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7年9月2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同年11月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
辩护人王跃,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杨乃超,北京京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男,1968年11月7日出生,出生地河南省,个体,住河南省固始县。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2,男,1975年2月18日出生,出生地河南省,公司职员,住河南省固始县。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华士中犯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及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宋某2诉华士中附带民事赔偿一案,于2018年12月31日作出(2018)京0114刑初64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华士中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华士中,询问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并听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被告人华士中纠集他人,为把持、控制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的旅游客运市场,采用暴力殴打、威胁等手段,向他人强行索要财物,随意殴打他人,强拿硬要他人物品,形成恶势力团伙,扰乱社会生活秩序。具体事实如下:
(一)敲诈勒索罪
1、2017年3月26日,被告人华士中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以不让李某1在该火车站拉客相威胁,强行向李某1索要现金1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李某1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同某的证言。
2、2017年4月间,被告人华士中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以不让姜某在该火车站拉客相威胁,强行向姜某索要财物,后姜某给予被告人华士中10条软包装中华牌香烟。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姜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田某、宋某1、李某2的证言。
3、2017年6月间,被告人华士中伙同高某1(另案处理)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以不让靳某的大巴车在该火车站拉客相威胁,采用强行向靳某出租违建房屋等手段,多次向靳某索要共计59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靳某的陈述、证人王某1、王某2、高某1、马某、姚某、史某、王某3、徐某的证言,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银行交易明细、微信转账记录截图、银行交易明细、微信转账记录截图、上水作业安全合同、通话录音等。
(二)寻衅滋事
1、2017年6月19日22时30分许,被告人华士中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南门口处,因挪车问题与宋某1、宋某2二人发生口角,后为泄愤,被告人华士中纠集其手下保安持钢叉、铁管对宋某1、宋某2二人进行殴打,致宋某1、宋某2二人受伤。经法医学鉴定,宋某1、宋某2二人所受伤情均为轻微伤。被告人华士中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受到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905.26元,误工费5000元,交通费500元,以上费用共计6405.26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2受到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10194.94元,误工费10000元,交通费500元。以上费用共计20694.94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宋某1、宋某2的陈述,证人苑某、卜某、宋某3、吴某、王某2、陈某、高某2的证言,被告人华士中的供述,视频资料,鉴定意见,医药费单据等。
2、2017年6月间,被告人华士中在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以不让摆摊相威胁,向在该车站外摆摊卖小商品的王某4索要财物,多次强行从其摊位拿走袜子、手串等物品。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王某4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李某3、王某5、李某4、王某6、王某7、陈某、段某、张某1、鲍某、孙某、郭某1、张某2、王某8的证言。
3、2017年4月至9月间,被告人华士中伙同王某2(另案处理)等人在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为了把持、控制该火车站外非法旅游客运市场,强行召集姜某、李某1等20余名黑车司机开会,通过言语威胁等方式强迫姜某等人为其提供揽客服务。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李某3、王某5、李某4、王某7、陈某、王某6、段某、张某1、鲍某、孙某、朱某、郭某1、张某2、王某8、任某、张某3、郭某2、王某9、姜某、李某1、同某、高某1、王某2、于某、李某5的证言,录像资料等。
4、2017年6月间,被告人华士中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为了使自己经营的小吃店生意不受影响,通过言语威胁的方式迫使李某2停止经营。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李某2的陈述,证人宋某1的证言。
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华士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敲诈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在公共场所强拿硬要他人财物,并强行让他人为自己揽客,扰乱公共秩序,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对被告人华士中所犯罪行,均应依法惩处。被告人华士中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宋某2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予以赔偿,赔偿请求过高部分,不予支持。鉴于被告人华士中已退赔靳某的经济损失,故对其予以从轻处罚。故判决:一、被告人华士中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二、被告人华士中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六千四百零五元二角六分(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三、被告人华士中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2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二万零六百九十四元九角四分(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宋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五、责令被告人华士中退赔李某1人民币一千元,退赔姜某人民币六千三百元。
上诉人华士中的上诉理由为:其没有向李某1、姜某强行索要过钱财;靳某给其的5万元是房租,其余9000元是高某1偿还的欠款;宋某1等人停车堵门,其制止时被宋某1等人殴打,其没有动手打宋某1和宋某2;其没有从王某4处强拿过物品;其当时是让黑车司机遵守秩序,并不是为其揽客;其没有找过李某2,也没有强迫李某2停止经营。
华士中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一审判决认定“华士中纠集他人,为把持、控制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的旅游客运市场,采用暴力殴打、威胁等手段,向他人强行索要财物,随意殴打他人,强拿硬要他人物品,形成恶势力团伙,扰乱社会生活秩序”系程序违法,不告而理,且认定事实错误,非法客运经营与华士中没有关系。2、一审判决认定华士中构成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一审判决认定敲诈勒索李某11000元仅有李某1的陈述证明,系孤证,且李某1的陈述前后矛盾并与证人同某的证言矛盾;(2)一审判决认定敲诈勒索姜某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姜某的陈述及证人田某、宋某1、同某的证言之间存在矛盾,笔录部分内容存疑;(3)华士中与靳某存在房屋租赁关系,双方系自愿签约,双方因房屋租赁发生的纠纷系民事纠纷,不应通过刑事诉讼解决。其余9000元不能排除是高某1偿还欠款,且该9000元发生在靳某报案后,该起敲诈勒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相关录音未经当庭出示和质证,程序违法。3、一审判决认定华士中构成寻衅滋事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根据视频可以证明,宋某1、宋某2违章停车堵住火车站出入口,华士中为维护秩序予以制止,宋某1、宋某2首先持钢叉等殴打华士中致华士中双侧鼻骨骨折,歪鼻畸形,华士中的伤情应构成轻伤。华士中的行为不属于寻衅滋事,甚至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2)一审认定华士中从王某4处强拿财物仅有王某4的陈述,其他证人证言证明的内容均与该起事实无关;(3)华士中既不经营黑车也不经营旅游大巴,不存在把持、控制火车站外非法客运市场。由于火车站外黑车司机与旅游大巴之间存在矛盾,华士中作为火车站赋予维护游客秩序和车辆秩序职责的管理者,作为第三方进行调解。华士中不是获利方,也谈不上把持、控制火车站非法客运市场,一审判决在没有起诉的情况下如此认定,系自审自判,程序违法;(4)一审判决认定威胁李某2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没有证据证明华士中本人经营小吃店,也没有证据证明李某2经营过小吃店,李某2所称承租宋某1的房子本身系违建,不能办理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且除李某2陈述外,没有证据证明华士中对李某2进行言语威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均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改判华士中无罪。如二审不采纳辩护人提出的无罪的辩护意见,请求二审法院在定罪量刑时考虑华士中作为公司实际负责人,经营黄土店火车站保洁、上水、货场管理等业务,并根据火车站领导安排维护车站秩序;华士中在维护秩序过程中存在一些言语粗鲁、行为方式简单粗暴的不足,这与华士中本人家庭及受教育情况有关;应当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不应轻易作为刑事案件处理;华士中已被羁押一年有余,企业经营存在困难,请法院考虑华士中及其企业的实际情况,依法公正审理。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敲诈勒索三起事实和证据,以及强拿硬要王某4财物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本院经审核予以确认。对于其余三起寻衅滋事事实,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及证据如下:
1、2017年6月19日22时许,因宋某1、宋某2将车不当停放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南门口处,上诉人华士中要求二人挪车被拒绝,华士中与宋某1、宋某2发生口角并互殴,宋某1、宋某2在互殴过程中使用了钢叉、铁管等。后华士中纠集手下保安持铁管参与互殴。经鉴定,宋某1、宋某2二人所受伤情均为轻微伤。华士中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受到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905.26元,误工费5000元,交通费500元,以上费用共计6405.26元。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2受到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10194.94元,误工费10000元,交通费500元。以上费用共计20694.94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苑某、卜某、宋某3、吴某、王某2、陈某、高某2的证言,被告人华士中的供述,视频资料,鉴定意见,医药费单据等。
对于一审判决认证的被害人宋某1、宋某2的陈述,经查其陈述内容与现有证据证明案发过程不符,故本院对该两项证据不予确认。
2、2017年4月至9月间,上诉人华士中伙同王某2(另案处理)等人在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为了把持、控制该火车站外非法旅游客运市场,强行召集20余名黑车司机开会,通过言语威胁等方式强迫黑车司机按照华士中的要求揽客运营。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李某3、王某5、李某4、王某7、陈某、王某6、段某、张某1、鲍某、孙某、朱某、郭某1、张某2、王某8、任某、张某3、郭某2、王某9、姜某、李某1、同某、高某1、王某2、于某、李某5的证言,录像资料等。
3、2017年6月间,上诉人华士中在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通过言语威胁的方式迫使李某2停止经营小吃店。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李某2的陈述,证人宋某1的证言。
对于上诉人华士中所提其没有向李某1、姜某强行索要过钱财,靳某给其的5万元是房租,其余9000元是高某1偿还的欠款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华士中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该三起事实除相关被害人陈述证明外,均有其他证人证言或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且相关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足以认定,故对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华士中所提其没有从王某4处强拿过物品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一审判决认定该起事实证据不足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除被害人王某4指认华士中从其处强拿硬要财物外,多名商贩证言均证明华士中经常从商贩处强拿硬要财物,可以对王某4的陈述予以佐证,足以认定,故对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华士中所提宋某1等人停车堵门,其制止时被宋某1等人殴打,其没有动手打宋某1和宋某2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华士中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二审根据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特别是视频资料查明,本案在起因方面确系由于宋某1、宋某2一方不当停车并拒绝挪车所引发,由此引发华士中与宋某1、宋某2之间互相辱骂并互殴,双方在此过程中均有侵害对方的故意和行为。华士中不但本人有殴打宋某1、宋某2的行为,同时有呼喊、纠集其手下保安持铁管打击宋某2的行为,故华士中的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对于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华士中所提其当时是让黑车司机遵守秩序,并不是为其揽客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华士中系维护秩序居中调解,该起事实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华士中本身并不具有维护车站外秩序的职责,其通过言语威胁等方式强迫黑车司机在进行非法揽客运营过程中遵守所谓“秩序”,本身不具有合法性,且该种所谓“秩序”正体现了华士中把持、控制S2线黄土店火车站外非法旅游客运市场的特征,故对于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华士中所提其没有找过李某2,也没有强迫李某2停止经营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一审判决认定威胁李某2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该起事实除被害人李某2对华士中的行为进行指认外,宋某1的证言亦可对李某2陈述内容予以佐证,现有证据足以证实华士中以言语威胁方式迫使李某2停止经营小吃店的事实,故对于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辩护人所提一审判决认定“华士中纠集他人,为把持、控制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S2线黄土店火车站的旅游客运市场,采用暴力殴打、威胁等手段,向他人强行索要财物,随意殴打他人,强拿硬要他人物品,形成恶势力团伙,扰乱社会生活秩序”系程序违法,不告而理,且认定事实错误,非法客运经营与华士中没有关系的辩护意见,经查,该部分内容系一审判决根据经审理查明事实所进行的评判,并非在起诉范围以外增加事实,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辩护人所提其他辩护意见,经查,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确实应当依法保护,但本案中,华士中作为公司经营者只是承包了S2线黄土店火车站的上水、保洁等业务,而通过本案大量证据可以证明,华士中超出合法业务范围,通过雇佣保安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实际成为火车站周边秩序管理者,并以此将火车站的旅游客运市场处于本人把持、控制下,形成了所谓的“秩序”,其行为严重扰乱了当地合法的社会秩序,应当依法予以惩处,故对上述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华士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敲诈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在公共场所强拿硬要他人财物,并强行让他人按其要求揽客,扰乱公共秩序,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对华士中所犯罪行,应依法数罪并罚。因华士中的行为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1、宋某2造成的合理经济损失,华士中应予赔偿。鉴于华士中已退赔靳某的经济损失,故可从轻处罚。一审人民法院根据上诉人华士中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出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判决赔偿数额合理,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唯一审判决经审理查明事实中关于殴打宋某1、宋某2,威胁李某2及黑车司机等三起寻衅滋事事实部分情节表述不准确,本院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张 鹏
审判员 郑文伟
审判员 杨 亮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申政伟
法官助理刘阳
书记员顾昕
书记员张洋


上一篇:侵犯《流浪地球》等著作权案-判刑

下一篇:张金良故意伤害、田玉海寻衅滋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阅读排行

我们的荣誉
保住1700亩土地,免除350万罚款--为汇都律所吕中旭点赞
张金良故意伤害、田玉海寻衅滋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华士中等寻衅滋事二审刑事裁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