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汇都律师提供法律顾问律师和在线律师咨询,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专业北京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与9个国家130多家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作关系,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前十,十佳顾问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律师全称北京汇都律师事务所

首页>>经典案例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9-11-21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3刑初125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
被告人张金良,男,1987年5月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北京市,小学肄业,无业,户籍所在地北京市通州区;2008年9月因犯抢劫罪、盗窃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八千元,2017年11月25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3月19日被羁押,当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赵晓东,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田玉海,男,1982年9月9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北京市,初中肄业,无业,户籍所在地北京市通州区;1999年6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2012年1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2012年7月28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3月19日被羁押,当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同年4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付文红,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明宇,北京市达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京三分检公诉刑诉[2018]8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金良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田玉海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10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派检察员奚继军、检察官助理安翔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金良及其指定辩护人赵晓东、被告人田玉海及其辩护人付文红、李明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书指控:
2018年3月18日15时许,被告人田玉海在通州区张家湾镇小耕垡村瑞正园接待大厅内因故与被害人毛某(男,殁年29岁)、李某1、李某2等人发生口角和肢体冲突,被告人张金良进入现场后用随身携带的尖刀扎刺被害人毛某胸部,致其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毛某符合被他人用锐器刺击胸部,刺破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另,李某1、李某2被田玉海及张金良殴打致轻微伤。
2018年3月19日,张金良、田玉海被抓获归案,作案时使用的刀等工具已被起获。
针对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证据材料,认为被告人张金良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犯罪情节恶劣,犯罪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被告人田玉海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张金良的刑事责任,以寻衅滋事罪追究被告人田玉海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张金良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当庭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未提出异议,自愿认罪。
被告人张金良的指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张金良犯故意伤害罪无异议;本案系张金良、田玉海与被害人一方互殴所致,被害人一方亦存在过错;张金良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已获得被害人及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希望法院对张金良从轻处罚。
被告人田玉海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田玉海犯寻衅滋事罪无异议;田玉海并未纠集张金良到事发现场,与张金良无故意伤害的共同犯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伤害被害人毛某的行为,张金良伤害致死毛某的过激行为不应由田玉海承担刑事责任;本案系被害人一方首先动手推搡田玉海并阻止田玉海离开,进而引发双方互殴,因此被害人一方具有明显过错;田玉海在本案中所起作用较小,应认定为从犯;田玉海认罪态度好,其家属积极赔偿,已取得被害人及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希望法院对田玉海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2018年3月18日下午,被告人田玉海、张金良同行前往位于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瑞正园生态农庄。当日15时许,被告人田玉海在瑞正园生态农庄接待大厅内,借故与被害人李某1、毛某(男,殁年29岁)及李某2等人发生口角和肢体冲突。被告人张金良进入现场后,用随身携带的尖刀扎刺被害人毛某胸部,后与田玉海一同对李某1、李某2等人进行殴打。被告人田玉海、张金良作案后驾车逃离现场。被害人毛某经抢救无效于当晚19时许死亡。经鉴定,毛某符合被他人用锐器刺击胸部,刺破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李某1、李某2所受损伤属轻微伤。
2018年3月19日,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作案时使用的刀等工具已被起获。
另,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田玉海的近亲属代替被告人张金良和被告人田玉海与被害人毛某的近亲属以及被害人李某1分别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人田玉海的近亲属赔偿了被害人毛某的近亲属的部分损失,赔偿了被害人李某1为被害人毛某垫付的医疗费,取得了被害人毛某的近亲属及被害人李某1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于其中能够相互印证部分予以确认:
1.被害人李某1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下午15时许,我在瑞正园超市上班,一个穿黑背心的高个胖子在瑞正园接待大厅里骂培训班的两个小姑娘,我就去劝他,他就骂我,我闻到他身上有很重的酒味,我一直劝他,他就要走,他刚走到门口,我们店里的毛某过来了,毛某对他说“你在这儿吵吵什么啊”,这时我们店里的李某3也过来了,当时双方都没说好听的,高个胖子就和李某3、毛某吵起来了,高个胖子朝着大门外喊了一句话,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一个矮个瘦男子,矮个瘦男子一上来就给了毛某脑袋一下,之后双方就打起来了,矮个瘦男子和毛某对打,高个胖子和李某3对打,我在边上拉架。他们打架时,我看到毛某脸上一脸血,发现矮个瘦男子右手拿着一把刀,我一摸我的脸,发现我脸上也受伤流血了,他用刀向毛某头上和身上刺,毛某想要躲开,矮个瘦男子追着毛某刺,跑到我们店的玻璃旁边,这时我们店里的李某2也跑过来了,矮个瘦男子拿刀指着我们嘴里骂骂咧咧的,矮个瘦男子向李某3走去,李某3从边上跑了,高个胖子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从外面拿进来一根金属棍子打李某2,把李某2打倒在地,我们就都趁机跑回了店里,毛某流了很多血,我把毛某从超市西门带出去,我就打电话报警了,这时那两个男人出门上了一辆蓝灰色老款车走了,车牌号是×××。矮个瘦男子拿的刀约5、6厘米长,3厘米宽,单刃,与一般家用水果刀明显不一样,看着像一把匕首。高个胖男子拿的金属棍子长度不到1米,直径约2厘米。毛某的伤是矮个瘦男子用刀刺伤的,我的伤是在劝阻过程中被矮个瘦男子划伤的。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李某1辨认出田玉海就是用金属棍殴打李某2的高个胖男子,张金良就是持刀伤害毛某和其的矮个瘦男子。
2.被害人李某2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15时许,我在超市听到瑞正园生态农庄接待大厅有人发生口角,李某1就去劝架,我也跟着去了,我看到一个胖男子和毛某在对骂,后来胖男子把一个瘦男子叫进来,瘦男子进来就打毛某,毛某就与瘦男子对打,我跑回超市想找工具,但未找到,就又跑回来,看到瘦男子光着上身,右手拿着一把刀,瘦男子用刀子指着李某1和李某3,毛某捂着胸口向超市门口走,我跑过去,瘦男子也用刀指着我,我就向大门口走,这时胖男子手里拿着一个方向盘锁向我冲过来,用方向盘锁打在我左肩上,锁头都打掉了,我没站稳倒在地上,胖男子继续用方向盘锁打我,瘦男子从地上捡起掉落的方向盘锁头,两个人一起打我,我缩在角落里用手挡,李某1和李某3回到超市,胖男子和瘦男子又打了我几下,他俩就一起向大门外走,我站起来回到了超市。胖男子使用的方向盘锁棍长约80厘米,亮银色,3、4厘米粗,瘦男子使用的锁头长约30厘米,黑色。我没有看到瘦男子用刀行凶的过程。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李某2辨认出田玉海就是用方向盘锁打人的胖男子,未辨认出打人并持刀的瘦男子。
3.证人李某3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15时许,我在瑞正园接待大厅上班时,听见大厅里骂骂咧咧的,我和李某2、毛某、朱某走到超市门口,看到一个胖男子正在大厅门口骂两个培训班的小姑娘。李某1上完厕所回来正好看见了,就上去劝胖男子别骂了,胖男子就骂李某1,我和李某2、毛某、朱某就冲上去,我推了胖男子一下,胖男子还手打我,我和他扭打在一起,胖男子朝门外喊了一句话,过了一会儿就进来一个瘦男子,瘦男子直接冲上来打毛某,毛某和瘦男子扭打在一起,互相拳打脚踢,我就和朱某走到一边,胖男子从外面拿着一根金属棍进来后就和瘦男子一起打毛某,毛某就跑回了超市里,胖男子和瘦男子就开始打李某2,胖男子用棍子把李某2打倒了,我跑到超市后边,就看不到打架了,后来我回到超市,看到毛某躺在地上,脑门有个血道子,胸口全是血,后来李某1就报警并拨打了120,我们陪毛某一起去了医院。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李某3辨认出田玉海就是用金属棍打人的胖男子,张金良就是打人的瘦男子。
4.证人朱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15时许,我在瑞正园超市上班时,听到接待大厅有吵闹,我和几个同事看见一名男子正对着瑞正园接待大厅的两名女子大骂,李某1走过去对该男子解释说“这两个女子不是瑞正园员工,有什么事好好说”,该男子就骂李某1,我们就过去劝该男子,后来该男子去门口叫了一个长发的瘦男子进来,瘦男子进来后就用刀扎我同事,骂人的男子也出去到车里拿了一个汽车方向盘锁进来打我们,打完后两个人就开车逃跑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朱某辨认出田玉海就是用汽车方向盘锁打人的男子,未辨认出持刀扎人的瘦男子。
5.证人杨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15时许,我们单位组织培训,我和同事王某在瑞正园接待大厅工作,有个穿黑背心的胖男子在大厅喊,具体喊什么我没注意,然后他走到我跟前说“我喊你俩,没听见啊”,我说“我俩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他就开始骂我们,我闻到他身上有酒味,这时一名超市员工过来劝他,向他解释我俩不是瑞正园工作人员,胖男子还是骂骂咧咧的,特别暴躁,手指着超市员工骂,超市的其他人也过来了,两边就打起来了,这时从外面车上下来一个也穿背心的男子,他进来也打人,一开始是拳打脚踢,后来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刀(刀刃约10厘米,不锈钢色),他握着刀朝超市员工捅,这时胖男子去车里后座拿了一根铁棍(长70厘米,直径约5厘米,有手柄),当时我害怕就跑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杨某1辨认出田玉海就是穿黑背心拿铁棍与超市员工打架的胖男子,未辨认出持刀捅伤超市员工的男子。
6.证人王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14时许,我公司在瑞正园举办培训活动,我和杨某1在瑞正园接待大厅接待学员,一个男子在我俩后面嚷嚷,过了一会儿,该男子到我们前面,问我俩为什么不理他,特别大声地骂我俩,还上前伸手,我怕他打我就往后躲,这时超市员工出来跟他解释说我们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该男子就开始骂超市员工,并向超市员工走过去,我当时特别害怕,就往后面会场走,一边走一边给酒店负责人打电话,没多久杨某1也跑过来了,她说那边打起来了,之后我俩就一直在后面躲着,过了20多分钟我俩才出来,当时已经没人了,之后警察就来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王某辨认出田玉海就是在接待大厅内骂其和杨某1的男子。
7.证人杨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15时许,我在瑞正园前台听到大厅内有吵闹,看见大概5个人在大厅西南角打架,一名超市员工脸上有血,其中一名男子追脸上有血的超市员工,该员工往超市里跑,后边追的那名男子往回走,与另一名男子在大厅西南角拿东西殴打超市另外一名员工,这名超市员工在大厅西南角蹲着,打了一会儿,打人的两名男子朝门口跑出去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3月30日,杨某2辨认出张金良就是在瑞正园接待大厅内持械殴打超市员工的人,未辨认出田玉海。
8.证人赵某(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医生)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18日16时30分左右,毛某被送到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进行抢救,当时毛某心包积液,嘴唇、头部有外伤,先在急诊进行心电监护,毛某当时胸闷憋气,立即给予快速静脉补液,心脏超声提示毛某心包积液,然后直接进行手术。手术过程中见胸腔大量积血,可见大量血凝块,心脏破裂,后抢救无效于当日19时40分死亡。
9.证人何某的证言证明:张金良是我好朋友,我通过张金良认识的田玉海。2018年3月18日16时许,张金良给我打电话说瑞正园有打架,让我去看看,我就开车去了瑞正园。大约16时30分,我到了瑞正园,当时看见好多警察,但没看见有人打架,我跟现场保安聊了一会儿,张金良又给我打电话问瑞正园的情况,我说现在没有打架的,就是有警察。18时许,我就回家了,我到家休息了一会儿,张金良又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河北省香河县安平镇共青社小区找他,我就开车去找张金良,到了之后发现张金良和田玉海都在,张金良让我跟田玉海出去一趟,张金良没有跟着来,我拉着田玉海往通州走,路上田玉海说去乔庄的家,我就把田玉海送到家,我在门口等他,半个小时后田玉海出来,他说洗了个澡,他说先去我家把别克车换成张金良的车,然后去接张金良一起吃饭,我就开车带着田玉海一起到我家换车,然后又一起到安平镇找到张金良吃饭,吃饭时我发现张金良脸上有伤,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张金良没说发生什么事,吃完饭张金良说要找一家宾馆睡觉,在宾馆门口时,张金良、田玉海就被民警抓了。
10.证人黄某(被告人田玉海妻子)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18日中午,田玉海和张金良都喝酒了。14时许,我带孩子到瑞正园玩。约15时,田玉海带着另一个男子来瑞正园找我们(开一辆蓝色大众越野车,车是谁的不清楚),田玉海跟孩子玩了一会儿,因为孩子快上课了,我就开车带孩子走了。当天田玉海上穿黑色背心,下穿黑色休闲裤、白色皮鞋,另一个男子上穿黑色上衣。我不知道田玉海什么时候回的家,我到家时大概是当晚18时,我没见到田玉海,但是看到他屋里有脱下的衣服,知道他应该回来过。我到家看到田玉海的房间空调开着,地上有一个红色塑料袋,透过袋子能看到里面是汽车牌照,我顺手把这个袋子放到浴缸和衣柜间的角落,同时我把田玉海脱下的衣服都拿到洗衣房了。
11.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牛堡屯派出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110接警单、接报案经过,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毛某被故意伤害案破案报告、到案经过,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立案决定书、传唤证、拘留证,北京市公安局逮捕证证明:2018年3月18日15时22分,李某1拨打110报案(称在瑞正园内有人持刀伤人);当日,通州分局对毛某被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同年3月19日,侦查员在京塘线公路金海港宾馆附近将张金良、田玉海抓获归案;当日,张金良、田玉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6日,张金良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田玉海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12.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搜查证、搜查笔录及录像、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工作说明证明:2018年3月18日,侦查员在案发现场(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瑞正园农庄接待大厅)地面上提取并扣押棕色刀套一个;同年3月19日,侦查员自张金良处查获并扣押了单刃匕首一把、黑色长袖大衣一件、灰色T恤一件、黑色裤子一条、黑棕色相间鞋子一双,自田玉海处查获并扣押了黑色长裤一条、白色鞋子一双,在田玉海的带领下自一小区内查获蓝色大众牌越野车一辆(已扣押),在该车内查获黑红色相间方向盘锁一把(已扣押),自田玉海家中查获并扣押了车辆号牌一副(车牌号:×××)、黑色上衣一件。
13.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现场图及现场照片等证明:
(1)2018年3月18日17时30分至19时30分,勘查人员对案发现场(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瑞正园农庄接待大厅)进行勘查。前台大厅门朝南,双扇玻璃门。大厅内建有弧形水池,水池宽1米,水池内侧靠东南放有两张桌子,北墙下为前台。大厅西侧为超市,超市门朝东,双扇电动玻璃门。水池与超市之间为一块空地,在空地上距离南墙1米距西墙7米处可见血迹(已提取,送检号12),在南墙下距西墙3米处可见血迹(已提取,送检号13),在西墙下距超市门15米处可见血迹(已提取,送检号14),在西墙下距超市门5米处可见血迹(已提取,送检号15)。在空地上利用黏贴拍照法提取两枚足迹(图例中标注为5和6)。现场勘查过程中由派出所民警张任提供棕色刀套一个(张任介绍称,该刀套为案发后在案发现场地面上提取),在刀套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09)。
(2)案发现场勘查完毕后,勘查人员到达北京市通州区执法办案中心,对田玉海、张金良人身及随身衣物进行勘查。
田玉海:在田玉海上身所穿黑色背心上利用粘取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0),在田玉海下身所穿黑色裤子上利用粘取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1),在田玉海脚穿白色皮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2),在田玉海右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10),在田玉海左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11);
张金良:在张金良上身所穿黑色大衣上利用粘取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5),在大衣兜内见单刃匕首一把(长14厘米,刃长6厘米,柄长8厘米),在刀柄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07),在刀刃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08)。张金良上身内着灰色T恤,T恤上可见血迹(血迹已提取,送检号33),在T恤上利用粘取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4),在张金良下身所穿黑色裤子上利用粘取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6),在张金良脚穿黑褐色相间休闲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37),在张金良面部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16),在张金良右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17),在张金良左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18)。
(3)对田玉海、张金良勘查完毕后,勘查人员到达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牛堡屯派出所,对嫌疑车辆进行勘查。嫌疑车辆为一辆蓝色大众牌越野车(车上悬挂的车辆号牌为:×××),车辆前挡风玻璃车架号处可见打磨痕迹。车内驾驶室内未见异常,副驾驶室座椅上可见纸巾等物,后排座椅上可见衣服及车锁。在车锁套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06),在车锁把手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04),在车锁舌上利用棉签擦拭法提取一处拭子(送检号05),利用直接拍照法提取一枚指纹。
14.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证明:在排除同卵双(多)胞胎和其他外源性干扰的前提下,支持送检的30号检材(田玉海上身所穿黑色背心上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为田玉海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支持送检的16号(张金良面部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33号(张金良上身所穿灰色T恤上提取血迹)、34号(张金良上身所穿灰色T恤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检材为张金良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支持送检的12-15号(均为案发现场地面上提取血迹)、20号(毛某所穿黑色短袖T恤领口处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1号(毛某所穿黑色卫衣领口处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2号(毛某所穿黑色卫衣前胸处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3号(毛某所穿黑色卫衣右袖处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4号(毛某所穿黑色卫衣左袖处提取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5号(毛某右手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6号(毛某右手指甲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7号(毛某左手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8号(毛某左手指甲拭子,检测脱落细胞)、29号(毛某左鞋尖处提取血迹)检材为毛某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15.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证明:案发现场(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瑞正园接待大厅)地面上粘取拍照提取的灰尘足迹为田玉海所穿的右脚白色皮鞋所留。
16.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手印鉴定书》证明:在涉案蓝色大众牌越野车(车上悬挂的车辆号牌为:×××)内查获的车锁舌上提取的指纹痕迹与田玉海左手小指指纹样本是同一人所留。
17.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等证明:毛某面部、颈部可见多处皮肤划伤及条状创口,创缘整齐,创壁光滑,胸部可见缝合创口1处,结合病历资料及案情,其损伤符合锐器刺击所致。解剖检验见左侧胸腔大量积血,心包缝合口,左心房缝合口,心外膜密集点片状出血,左肺裂缘处划伤,脾脏被膜皱缩;结合球、睑结膜苍白,口唇苍白,各脏器贫血貌等失血征象,综合病历资料分析,毛某符合被他人用锐器刺击胸部,刺破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18.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李某1、李某2、张金良所受损伤属轻微伤;李某3所受损伤未构成轻微伤。
19.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工作说明证明:在排除同卵双(多)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毛凤俊、徐芹是毛某的生物学父、母亲。
20.公安机关调取的瑞正园接待大厅监控录像、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调取证据通知书、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牛堡屯派出所调取证据清单证明: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作案的经过。
21.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永顺派出所提供的常住人口信息查询打印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死亡证明、大厂回族自治县殡仪馆出具的火化证明等证明:被害人毛某的户籍情况、死亡情况及尸体于2018年6月9日被火化的情况。
22.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牛堡屯派出所出具的常住人口信息查询打印表、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提供的假释证明书、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提供的释放证明书、北京市教育矫治局提供的刑满释放证明书等证明: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的户籍登记情况及前科情况。
23.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出具的工作说明、车辆查询信息等证明:田玉海案发时驾驶的蓝色大众牌越野车(车上悬挂的车辆号牌为:×××),经核查车牌号为×××的车辆信息,该车牌号登记的车辆信息为丁某某所有的长安牌轿车;案发后,公安机关查获该蓝色大众牌越野车(车上悬挂的车辆号牌为:×××),经核查车牌号为×××的车辆信息,该车牌号登记的车辆信息为王某某所有的路虎牌轿车;后经对该蓝色大众牌越野车进行勘查,发现该车车架号已被涂改,无法核实该车真实信息。
24.本院调解协议、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等证明: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田玉海的近亲属代替被告人张金良、被告人田玉海与被害人毛某的近亲属、被害人李某1分别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人田玉海的近亲属代替被告人张金良、被告人田玉海赔偿了被害人毛某的近亲属的部分损失,赔偿了被害人李某1为被害人毛某垫付的医疗费,取得了被害人毛某的近亲属及被害人李某1的谅解。
25.被告人张金良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中午,田玉海给他家老二过生日,过完生日后,田玉海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瑞正园里玩儿。他们去了十几分钟后,田玉海开一辆蓝色大众越野车带我去瑞正园找她们玩,车是田玉海的。当天15时左右,我们开车去瑞正园里面的超市买水,田玉海自己进去买水,过了两三分钟,田玉海就喊我名字,我进入大厅,看见5名男子正与田玉海吵架,其中还有两名男子勒着田玉海脖子,我就过去用拳头打了其中一名男子,之后就有三名男子打我,我就从右侧裤兜里拿出一把修脚用的小刀来回向他们划,我划了一个人面部一下,还朝着指着田玉海那个人划了几下,但是划没划到他我不清楚。这时田玉海就跑出去到汽车里拿出方向盘锁,回来后车锁的一半就掉在了地上,田玉海拿着一半车锁,我就把掉在地上的另一半捡起来,之后与我们打架的5名男子跑了4名,田玉海就用车锁把剩下的那名男子打倒在地,我也跑过去抡了该男子一下,该男子说“别打我,别打我”,我问他为什么打我,他没有回答,我一回头该男子就跑了。之后我跟田玉海就开车走了。
我们从瑞正园出来后开车去了乔庄田玉海家,在田玉海家里待了一会儿,我把田玉海的车牌卸了,把一个外地牌照(田玉海家地上发现的)换到这辆车上。我还联系了何某,让他去瑞正园看看那边情况,他后来告诉我说那边没事,有警察拉上警戒线了,我还让田玉海看了我使用的刀。后来我提出去安平我女朋友家,想去找她待着,顺便看看事态发展。田玉海就开车送我去了安平,去安平的路上,田玉海问我第二天是不是要随份子,我说是随1000元,他问我够吗,我说差点,他就给了我1000元,让我拿着随份子。到了之后,田玉海要回通州,我就让何某开车来接他,让他先把这辆蓝色越野车放在安平。当晚23时左右,田玉海打电话说接我去吃饭,之后田玉海与何某去我女朋友家里接我吃饭,吃完饭我们三人去乐颂KTV给我女朋友送饭,结果走到金海港宾馆门口时,我就被公安机关抓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4月7日,张金良未辨认出与其打架的男子。
26.被告人田玉海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8日中午,我给我儿子过生日,吃过午饭后,我送我父亲回家,我妻子带着儿子、女儿去瑞正园玩,我和张金良在15时左右开着蓝色大众汽车到瑞正园接我儿子,当时我女儿渴了,我进入瑞正园大厅给女儿买水。进入大厅后,两名女子坐在大厅靠门的位置,我问她们说“美女哪里有卖水的”,她俩看了我一眼没理我,我又问了她们一遍,她们又没理我,我又问“服务员哪卖水能告诉我不,是服务员不”,她俩中的一个人说“我不是这里的服务员,我管不着”。我和她们就嚷嚷起来了,她俩也有点生气了,后来一个男经理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怎么着,就是问问她们哪卖水”,该经理让我去屋里说,这时跑过来几个人问我“怎么和经理说话呢”,我就和他们吵起来了,他们揪我衣服,拽我胳膊,我要出大厅,他们不让我出去,这时张金良就从大厅外跑进来,跟这些人打起来了,我还被人锁住了脖子,后来我挣脱跑出大厅,从车里拿出方向盘锁,又返回大厅里,这时对方就剩下一名男子,我就追着那名男子用方向盘锁打了他一下,因为方向盘锁是由两部分合体的,我在打他时,其中一半的锁就甩出去了,所以我也没有打到那名男子,但是那男子为了躲避我就倒地上了。这时张金良把另一半锁拿起来,我和张金良就用方向盘锁继续对倒地的男子进行殴打,打了不到30秒,我看见张金良脸上有血,就让张金良跟我一起离开了。
我俩一起开车先去了乔庄我丈母娘家,张金良把蓝色大众汽车上挂的车牌拆下来,换了一个蒙K的车牌。我问张金良吃亏没有,张金良说没吃亏,就是扎了人家一下,聊了聊当时打架的情况,我问张金良扎谁了,张金良说扎了那些人中最高的那个,扎了对方左肋下附近,我问他没扎出事吧,他说是划的,我问他怎么扎的,他说对方给他一拳,他躲开了,就扎了对方一下。我看见了这把刀,是木把刀,刀不长。他怕有人查这件事就要开车去安平,我就和他一起去了安平。到安平后,我和他去了他一个朋友家,我不想在那里待着,他就叫文龙来安平接我,他说他没钱了,让我给他1000元,我就给他1000元。文龙来后,又把我送回了乔庄我丈母娘家。到了我丈母娘家后,我洗了个澡换了件背心,又和文龙返回安平,在安平我和文龙、张金良先吃了饭,然后我和文龙陪张金良去一家歌厅拿钥匙时被警察抓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明:2018年4月2日,田玉海辨认出毛某就是与张金良打架的男子。
在法庭审理期间,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及二人的辩护人均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对于被告人张金良的指定辩护人所提本案系张金良、田玉海与被害人一方互殴所致,被害人一方亦存在过错;被告人田玉海的辩护人所提本案系被害人一方首先动手推搡田玉海并阻止田玉海离开,进而引发双方互殴,因此被害人一方具有明显过错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在案监控录像等证据证实,本案系田玉海进入瑞正园生态农庄接待大厅后,借故滋事;被害人李某1等人在欲阻止田玉海滋事的过程中,双方发生口角及肢体冲突;后张金良进入案发现场,与田玉海共同随意殴打他人,之后张金良持刀故意伤害被害人毛某,致毛某死亡。在整个案发过程中,无证据证明被害人李某1、毛某等人存在明显过错,故对于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的辩护人所提此节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田玉海的辩护人所提田玉海在本案中所起作用较小,应认定为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系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在共同实施寻衅滋事犯罪的过程中,张金良所实施的寻衅滋事行为过限,构成故意伤害犯罪行为所致。其中,田玉海积极参与,直接实施了殴打他人的犯罪实行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并非起次要作用的从犯,故对于被告人田玉海的辩护人所提此节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金良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田玉海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亦应惩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控被告人张金良犯故意伤害罪、指控被告人田玉海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张金良在前罪主刑已执行完毕,在执行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期间又犯新罪,应当对新犯之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完毕的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和新犯之罪所判处的刑罚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被告人张金良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田玉海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刑罚,虽不构成累犯,但应在量刑时一并考虑。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虽未自动投案,但在被抓获归案后,均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可以酌予从轻处罚。被告人田玉海的近亲属代替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积极赔偿被害人毛某近亲属及被害人李某1损失并取得谅解,量刑时一并考虑。对于田玉海的辩护人所提张金良伤害致死毛某的过激行为不应由田玉海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的辩护人所提希望法院对二人从轻处罚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在案扣押之物品一并依法处理。据此,根据被告人张金良、田玉海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一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金良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与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八个月六天。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9日起至2033年3月18日止。)
二、被告人田玉海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9日起至2021年3月18日止。)
三、在案扣押之物品,依法予以处理(清单附后)。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判长 余 诤
审判员 袁 冰
审判员 陈旭艳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江鸣鹤
扣押物品处理清单
一、扣押于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的下列物品,予以没收。
1.单刃匕首一把
2.棕色刀套一个
3.黑红色相间方向盘锁一把
4.车辆号牌一副(车牌号:×××)
5.车辆号牌一副(车牌号:×××)
二、扣押于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的下列物品,存档备查。
1.张金良的黑色长袖大衣一件、灰色T恤一件、黑色裤子一条、黑棕色相间鞋子一双
2.田玉海的黑色上衣一件、黑色长裤一条、白色鞋子一双

三、扣押于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的蓝色大众牌汽车一辆,由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依法处理


上一篇:侵犯著作权案8人获刑

下一篇:保住1700亩土地,免除350万罚款--为汇都律所吕中旭点赞

阅读排行

荣誉
涉外刑事如何聘请律师
古董纠纷案例
古董纠纷,古玩纠纷,古董鉴定纠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