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汇都律师提供法律顾问律师和在线律师咨询,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专业北京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与9个国家130多家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作关系,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前十,十佳顾问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律师全称北京汇都律师事务所

首页>>经典案例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4-01

买方误认为是唐代、宋代藏品,130万元买一堆废铜烂铁。买方认为存在重大误解,应撤销买卖合同;卖方则一口咬定“买卖全凭眼力,真假各安天命”,古董交易是否也要遵守诚实信用,法律能否约束这样的交易?

如果双方明确将物品的年代、材质及艺术品味、风格等内容作为合同内容,真假与否实质影响着合同的订立,那么合同约定将约束双方。卖方如明知其假而以交易的形式设局骗钱的仍可构成诈骗犯罪。


  五星logo新.png

130万元买下四件“宝贝”

陈大伟是南京一名“骨灰级”文物收藏爱好者。2010年10月,经朋友介绍,陈大伟和西安的鲁芳结识,他听说鲁芳手上有三尊明代鎏金铜佛像后,立即产生浓厚兴趣。

2011年1月初,陈大伟来到古城西安,约好后,径直来到鲁芳的家中观赏古玩。

在鲁芳家里,他得知鲁芳的丈夫曾是一位古玩爱好者,从事古玩研究几十年。2008年,其夫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大堆古董给了妻子。在鲁芳家中,他还邂逅了一个叫薛亚东的男子。薛也是一个古玩爱好者,是鲁芳丈夫的徒弟,早年跟随鲁芳丈夫研究、收藏古董。

丈夫去世后,鲁芳为了生计,将丈夫生前收藏的部分古玩对外出售。

鲁芳拿出了“镇宅之宝”给陈大伟欣赏。陈大伟看了三尊鎏金铜佛像(即西方三圣铜佛像)后,还看到了一尊一米高的碧玉千手观音佛像。鲁芳介绍说,西方三圣铜佛像、碧玉千手观音佛像都是丈夫10多年前通过民间交易所得,丈夫生前一直爱不释手。前段时间,有一个藏友出价130万元购买,因为是丈夫生前十分钟情的遗物,自己当时没有舍得出手。

薛亚东向陈大伟介绍说,这些佛像都是好宝贝,碧玉千手观音佛像是唐代的,三尊鎏金铜佛像是产于明代的藏品。

身为古玩发烧友,陈大伟看到这几件“宝贝”,立即产生“把它买回去”的想法。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130万元成交。

然而,陈大伟身上只带了10万元钱。见此,薛亚东劝他先别买了:“还是等带足钱了一样一样买吧。”然而,此时的陈大伟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要把这几件宝贝一起买下。他请求薛亚东帮其欠债作个担保,并请薛亚东替他写了一张欠款金额为120万元的欠条,他在欠款人落款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将两样古董运回了南京。

欠条上注明了“从鲁芳处购买碧玉千手观音70万元、西方三圣铜佛像60万元,余款120万元定于半年内,即在2011年7月5日前付清。”

古董有假,拒付欠款上法庭

“宝贝”运回后,陈大伟邀请不少藏友前来鉴赏。

然而,他并没有收到意料中的赞赏声音,相反许多藏友看后支支吾吾、躲躲闪闪。后来,在他的再三询问下,藏友们才说出了真心话:“这些古董不像是真品。”

陈大伟一听,心凉了半截,他请来些收藏名家、鉴宝专家前来鉴别,专家的结论令他大跌眼镜——那尊所谓的“唐代碧玉千手观音”既非碧玉也非唐代,而是近代的仿品;另三尊西方三圣铜佛像也是近代的产品。

陈大伟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之后的120万欠款,鲁芳多次催要,但他拒绝支付。

2011年11月,因迟迟不能收到欠款,鲁芳一纸诉状将陈大伟告上了南京市白下区法院,要求其立即偿还欠款,并承担诉讼费。

2011年12月15日,南京市白下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陈大伟辩称:“原告卖给我的都是假古董,我当然不能付款。况且薛亚东当时也作了担保,原告也应该追究担保人的责任。”

鲁芳拿出陈大伟打的欠条说:“我在家认东西,出门认条子。欠条上的欠款人落款处是你的签名,因此我只向你要钱,只追究你的欠债责任。”

而陈大伟则认为这样的欠条并不具有法律效力:“整个欠条只有落款处的签名是我所写,其他都是由薛亚东代写的,薛是鲁芳丈夫生前认下的徒弟。在整个买卖过程中,薛都是以一个专家的口气向我介绍这些古董,正是在他的错误诱导下,我才买下这些佛像。”

陈大伟的代理律师认为,欠条上并没有薛亚东作为担保人的签字,原告也在法庭上说明放弃对担保人的责任追究。这些巧合放在一起太过蹊跷,有可能是原告与薛亚东的相互勾结,引诱陈大伟上当。

然而,当审理法官问他有何证据证明自己的抗辩理由时,陈大伟和代理律师面面相觑,无法拿出证据。

不过,陈大伟的代理律师话题一转,抛出了原被告双方买卖合同无效的观点。他认为,如果鲁芳出售的是文物,而且是珍贵文物,那么,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购买文物,只能通过从文物商店购买、从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购买的方式取得。原告鲁芳与陈大伟私下买卖文物,其合同违反了国家法律禁止性规定,因而无效;如果鲁芳出售的是赝品古董,与所介绍的不一样,那就构成欺诈,被告有权解除合同。

卖方“咬定”行规,买方认为违法

庭后,根据陈大伟申请,法院依法委托北京一家古玩字画鉴定中心,对四尊佛像的制作年代及碧玉千手观音佛像的材质进行鉴定。今年3月,鉴定结论出来:三尊西方三圣铜佛像发现有现代铜焊等工艺,做旧明显,是现代仿品;碧玉千手观音佛像并非玉石,主要材质是大理石,也是现代仿品。

今年5月,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此案。陈大伟当庭提起反诉。他认为交易存在重大误解,要求法院撤销买卖合同,相互返还佛像和钱款。

而鲁芳认为,“买卖全凭眼力,真假各安天命”乃古玩交易行规。陈大伟有着20年收藏经验,交易由大家当面验货成交,不存在误解。她还称:“购买时是陈大伟自己验看实物,碧玉千手观音佛像也是他当场看中的,我从未向其介绍过、也未承诺四件佛像是唐代、明代。”鲁芳坚持对方不存在重大误解,不同意撤销合同,要求陈大伟继续支付120万欠款。

陈大伟的代理律师质疑收藏界是否真有这条行规。他认为,就算有,这一行规也不能成为法院判决此案的依据。因为,行业惯例不应该超出合同法的框架。根据合同法的精神,民事合同应当符合诚实信用原则。而“买卖全凭眼力,真假各安天命”的古玩交易行规明显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违背了公序良德,与现代法治精神格格不入,不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就这样,双方就应依行规还是法规定案,争论不休,谁也不肯让步,且均拒绝调解,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一审判决,双方“各打五十板”

2012年9月25日,记者从南京市白下区法院获悉,法院经过审慎研究、讨论后,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是否存在重大误解。对于三尊西方三圣铜佛像,交易过程中,薛亚东曾做过产自明代的介绍,但鲁芳一直不承认说过这些话,且欠条上也未注明西方三圣铜佛像系明代产品。对此,依照古玩交易行规,交易风险应由陈大伟自行承担。据此,法院认为陈大伟反诉该项存在重大误解的诉请不成立。

而对于碧玉千手观音佛像的争议,法院认为,鲁芳与陈大伟订立的买卖合同虽系双方自愿,但交易过程中,鲁芳的表述以及欠条上均注明是“碧玉千手观音”,而且指出材质是碧玉,导致买家陈大伟产生错误认知。鉴于大理石和碧玉价格差异很大,法院认为双方在订立合同时对碧玉千手观音佛像的材质存在重大误解,这项重大误解成立。陈大伟反诉请求撤销该项合同,应予准许。

最后,法院判决撤销对碧玉千手观音佛像的买卖合同,而三尊西方三圣铜佛像合同有效。判决陈大伟于判决生效10日内支付鲁芳购买西方三圣铜佛像尾款50万,同时将所谓的“碧玉千手观音佛像”返还对方。

行规有合理性,也应受一定限制

一审的判决在网民中引发了热烈讨论,一些网民认为,法院的判决是“各打五十大板”,系是非不分的“和稀泥”糊涂判决,既破坏了行规,又亵渎了法律法规。

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的多名法学专家对判决做了积极评价。他们认为法院的判决既尊重了古玩交易行规,又遵照了现代法律法规。

有网民认为,既然鉴定结论证明鲁芳出售的三尊西方三圣铜佛像是现代仿品,那么按照市场价值,是值不了几个钱的,而法院依行规仍然判决陈大伟花60万元将这些“废铜烂铁”买下,既违背了合同法的公平原则,也违背了诚实守信原则。

  交易习惯是合同纠纷中判断误解是否重大的重要参考。文物、古董、字画、艺术品及宝石等属于特殊商品,历史形成并传袭至今的民间交易规则为:物品的年代、材质、工艺等并非合同可以明确的内容,主要由买卖双方通过对实物查看进行判断,无法达至绝对保真,双方按自愿买卖、当场验货、钱货两清、不得反悔的原则成交。


因此,买卖双方对该类物品的年代、材质及艺术品味、风格等产生一定程度的误判,不属于重大误解,但双方明确将上述内容作为合同内容,并对合同订立产生实质影响的除外。


此外,卖方明知其假而以交易的形式设局骗钱的仍可构成诈骗犯罪。

上一篇:保住1700亩土地,免除350万罚款--为汇都律所吕中旭点赞

下一篇:古董纠纷案例

阅读排行

荣誉
涉外刑事如何聘请律师
古董纠纷案例
古董纠纷,古玩纠纷,古董鉴定纠纷
分享按钮